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E乐彩票登陆 > 还亮草 >

年青女孩深嗜“弄柳拈花” 手绘花卉编制成书(图)

归档日期:03-13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还亮草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清明假期,很多市民纷纷走出家门踏青看花,在大家都抬头欣赏樱花梅花的同时,在南京工作的云南女孩旗旗却是一直端着相机在地上,在池塘边的角落里,在城墙的缝隙里,寻找那些野花野草,老鹳草、还亮草、紫堇、半边莲……这些花草,记者仔细看过照片后,发现它们在路边就能看到的,只是花朵非常的小,颜色又不浓烈,所以很容易被忽略掉。

  20多岁的旗旗是云南姑娘,按理说,云南有大量的野花野草,但是她告诉记者,紫金山上、明城墙边有非常多的野花,论花名,估计大家都叫不出来。她一到周末就喜欢跟有同好的朋友,端起相机,上山找寻那些新老“朋友”,如今留存的各种野花野草的照片已达几百幅。

  像野老鹳草,她拍过一幅照片,花瓣掉了几片,但已结出一部分的果子。“你看这个半边莲,只有一半花瓣,其实并不是另一半掉了,而且它完整形态就是这个样子的。以前没见过实物,这次在紫金山里的湖边看到一大片,于是我就两脚一瘫看了个够。”旗旗告诉记者,像蔷薇科的李叶绣线菊,远看是一蓬密集的样子,近看却很是清新。

  “周末出去‘拈花惹草’,我是最容易掉队的那个。”旗旗说,前几天本来约好跟朋友看樱花的,结果人太多,大家就去了樱洲,她这个“野花控”照例掉队,用她的话说,看花,她喜欢看小花的,不爱看大花的,在路上就收获了罂粟科的紫堇。像斑种草,花很精巧,如软陶,叶也偏墨绿,有绒毛。像婆婆纳,花朵非常微小,只有米粒大,呈淡粉色。还有一种淡粉小花、叶子细长的是水苦荬。

  在很多人来说,紫金山是个风景区,但在旗旗以及她的同好朋友的眼中,这一带的野花野草分布,不仅多,而且相当有趣和立体。她告诉记者,蓝紫色的波斯婆婆纳是普遍生长的,明城墙边有黄鹌菜,琵琶湖畔有通泉草,在她心中有一张紫金山的“野花野草地图。”“从通泉草的字面也可以看出,在它的附近有泉水,只要找到它,就可以发现水源”,另外,琵琶湖边还有《诗经》中的荇菜。

  给野花野草拍照的忙碌期是春天,其他大部分时间,旗旗会看着照片来手绘。她告诉记者,2008年,她开始随身携带卡片机拍摄小花小草。后来到2009年,从来没学过绘画的她开始手绘起花草来,所用的工具是一套24色的水溶性彩色铅笔,像花冠只有一毫米的附地菜,或是一串蓝色的延胡索,都是她写生的对象。

  记者看到了这本专门用来绘画的本子,清新淡雅,每一页都注明了花名,以及所绘画的时间。“有时候我还会绘在明信片上,给朋友寄过去”,旗旗说,朋友收到了,都要好一阵高兴。另外,她也把这些绘本的照片贴到了豆瓣相册中,建了个文档“花草涂鸦”。

  这些小众的野花野草,生活在我们的周围,可能大家就混个眼熟,但要仔细辨认出,并叫出这么拗口的名字,估计很多人都做不到。旗旗告诉记者,虽然是云南人,但她也是三四年前才喜欢上的,买了很多花草图谱,像《笔记大自然》、《常见野花》、《野花图鉴》等,一遍又一遍地看,加强印象。然后出去玩时看到感兴趣的花草,就拍下来,带回家在图谱上找,慢慢的,她具备了一些基础,看到一株植物后可以先大致判断它的科属,然后找到名称。

  后来她又接触到了很多有相同爱好的人,这群植物达人彼此间的交流就有点像科普了,“大家甚至还相约把自己的植物百科全书给编下去”,原来他们把自己拍下的花草图片,贴在了网路上,并注明了名字和科属,这些资料最终被编撰成电子书《草木芳华》,她告诉记者,这本书是已出版的植物图谱的一本,她自己就从中学到了不少,像白花龙、阿尔泰贝母等都是通过它认识的。孔小平

本文链接:http://troli.net/huailiangcao/4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