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E乐彩票登陆 > 芥菜 >

芥菜好吃但现在有些人望睹它就恐惧 豫记

归档日期:03-15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芥菜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宋朝诗人杨万里有一首《芥齑》诗:“花姜馨辣最佳蔬,荪芥芳心不让渠。蟹眼嫩汤微熟了,鹅儿新酒未上初。”

  芥菜又叫雪菜、雪里蕻等,全国很多地方都有种植,很多人都不陌生,都知道那是餐桌上的咸菜丝儿,是不可多得的换口味的下饭菜,却不知道芥菜丝里曾经浸泡过多少故事……

  芥菜主要食用部分是根块,乡下人俗称为“芥疙瘩”,“辣疙瘩”,常常长得拳头大小,大的有几斤重。

  深秋时节,蓝蓝的远远的天空中,大雁们又一次列队南去,田野里的农作物差不多都收净了,越冬的小麦差不多都种完了,一场寒霜把田里零零星星的绿色打得蔫头蔫脑的,这时候,芥菜也该收获了。

  人们将芥菜疙瘩上的叶子去掉,然后整齐地码放在地窖里,盖上一层厚厚的土,让它们在这里舒舒服服地睡上一冬的懒觉。

  趁着田里没事,人们便把小院收拾干净,铺上干净的席子或塑料布,然后把芥菜疙瘩从土窖里挖出来,放在清水里洗净,然后切片、擦丝、晾晒。

  在明媚的阳光照耀下,只要你走进一座座庄稼小院,差不多都能看到正在晾晒着的又细又白的芥菜丝。

  芥菜丝晒干后,撒上食盐、姜丝、辣椒末,再拌上适量的醋和酱油,密封在菜瓮里进行腌制,半个月左右就可以取出来食用了。

  专家介绍说,芥菜全身都是宝,种子及全草供药用,能化痰平喘,消肿止痛。芥菜的种子磨成粉以后称之为“芥末”,是一种味道很冲的调味料。

  在都市的大型超市里,芥菜丝有着各种花花绿绿的美丽包装,整齐的码放在玻璃柜台里。在各式各样的佐料调拌下,散发着令人馋涎欲滴的美味,引逗得那些红男绿女们争相品尝。

  是的,大鱼大肉吃多了,又脆又香的芥菜丝无疑是调节胃口的好东西。但这情景却让我的眼前恍如隔世一般。

  过去,乡下人的生活很是清苦,常年里难得吃上一点荤腥。在我的记忆里,童年少年时家里的餐桌上,所谓的菜,十之八九是腌好的芥菜丝,乡下俗称“老腌菜”,里面除了盐和辣椒外,再也没有别的什么佐料了。

  长时间吃这些东西,那滋味要多难受有多难受,实在难以下咽,以至于小时候一看见它就避之不及,说啥也不肯吃它。

  那时候小麦产量低,乡下人的饭食以杂粮为主,尤以红薯为主,吃的是红薯面做成的黑色的窝头,喝的是红薯块、红薯干熬成的稀饭,再加上这又苦又涩的芥菜丝,胃里成天往上翻酸水。

  有很多次,病恹恹的我一连数天茶饭不思,母亲只得将芥菜丝放在锅里蒸熟了,再放上几滴比金子还要珍贵的菜油,哄着我勉强吃下一点点饭食,那情景想起来真是没齿难忘。

  初中上完后,我到离家较远的高中读书,吃住在校,每天的饭食总是杂粮面窝头就咸菜疙瘩。

  就靠着这一瓶瓶芥菜丝,我度过了整整三年的高中生活。每天里咀嚼着芥菜丝,我似乎品尝到了生活的滋味、人生的滋味。

  芥菜的历史可以追溯得很远很久。资料记载,西安半坡村仰韶文化遗址曾出土有芥菜籽,而先秦文献如《礼记·内则》中有“脍春用葱,秋用芥”的记载。

  据说,唐皇李世民避难少林寺,清帝乾隆游览嵩阳书院,都因这种菜肴“味道奇妙”而赞叹不已。

  而武则天游嵩山染风寒于石淙河,食用芥菜后病情大为缓解,随降旨列芥丝为御用药膳。

  还相传东汉末年,诸葛亮隐居古隆中,每当寒冬腊月,就把称为“蔓芥”的野菜挖回来凉拌了下饭吃。

  有一次诸葛亮出门访友,临走前做了一盘蔓芥丝,数天后回家,竟然发现没吃完的蔓芥丝并无异味,又脆又嫩,非常可口,立即悟出了其中的奥妙:新鲜的蔓芥用盐腌一些时间就能变成美味佳肴。如此说来,诸葛亮可能就是最早发明腌制芥菜丝的人。

  有一句俗话叫做“渺小如草芥”,意思是说世上越渺小的东西生命力越顽强,芥菜就是一例。芥菜的味道虽苦,但种芥菜的过程,却美得像一首诗。

  阳春三月,田野里油菜花开得一片金黄时,农家小菜园里,三五棵芥菜也抖开肥嫩的叶子,伸展开碧绿的枝条,扑腾开一片灿烂的金色了。

  彩蝶在花间翩翩起舞,摆弄出各种美丽的姿态。蜜蜂们穿梭忙碌,嗡嗡地哼着唱着,一棵芥菜俨然是一座热闹无比的舞台,春的颜色、春的色彩尽在其中了。

  转眼间春归深处,芥菜花悄悄地落下,碧玉般的枝头托起一支支又细又长的果实,在温柔的风里轻轻摇摆。南风渐起,小麦覆陇黄的时候,芥菜的果实也该成熟了。

  老人们把这些芥菜的果实放在向阳的墙边晒上几天,然后在地上铺一块塑料布,将果实里的种籽拍打出来,那些金黄色的籽粒在塑料布上跳着蹦着,简直就是一个个鲜活的跃动精灵。

  乡下有句农谚,叫“头伏萝卜末伏芥,中伏里头种白菜。”三伏天里,太阳光如金属溶液一样从天上倾泻下来,滚滚的热浪简直令人喘不过气来,然而这时却是农人经营菜蔬的黄金时节。

  芥菜的种籽撒进鲜润肥沃的土壤,三五天就可以看到星星点点的碧绿探出头来,眨眼间就长成一汪汪绿波荡漾的湖水了。

  那些娇贵的蔬菜们,从下种开始,就需要不停地程序繁琐地进行管理,需要施这样那样的肥料,需要三天两头地浇灌,而芥菜却基本上不需要这些。

  它就像乡下的孩子一样,不管条件多差,总是泼泼壮壮、无忧无虑地生长,那种对艰苦环境的适应能力,那种发自原始的蓬蓬勃勃的生命力,令人感叹不已。

  佛教上有一句名言:“须弥芥子,可纳大千世界。”人在世俗社会上生活,眼前的荣华富贵不过是过眼烟云,只有拥有那份“布衣暖,菜根香”的清心,才能永远保持内心的清静悠远。

  葛国桢,河南鄢陵人。现为许昌人民广播电台编辑、记者,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。出版有《冷暖人生》、《燕子飞来》等个人文集,主编出版5卷本的《天下庾氏文化之根》丛书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troli.net/jiecai/119.html